是名为烛染月理的猫头鹰文手!
日常是吹爆,去世和咕咕咕!!
本命圈来打,心水圈脑叶!!!
目前的原创绝赞断更中!!!!
月理酱又咕了咕咕咕!!!!!

烛染月理咕咕咕

【也青】天子脚下(一)

哇!!!!!!(痛哭流涕)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也青!!!!!!还带先生玩儿!!!!!

木子白:

咳,例行碎碎念:

也青小伙伴好呀,这里顾白。

原著背景,然而是北京小夫妻破破案打打怪的支线小副本。

基本无虐(大概,不要相信)

私心带隔壁剧组亮亮玩儿,没什么戏份基本不影响剧情

是【根本不恐怖的恐怖怪谈故事】

以及,私心非常喜欢评论请大力骚扰我!私信也行啊!我想知道你们看文的感受还有对剧情的猜测!!!





天子脚下<一>

文、木子白


王也收到消息到局/子里捞人的时候那人正蹲在凳子上啃西瓜。穿着一身北京老大爷最常穿的白T恤大短裤,露出白生生的胳膊和腿。天青色的长发挽在一边,听见王也进来的动静从鲜红的西瓜瓤里抬起头来,嘟囔不清地喊:“王道长,王道长。我在这呢!”

王也头皮一麻,赔了个笑给值班的警察,三两步迈过去拽那个人的手。

“干嘛呢王道长,西瓜都没吃完呢!”诸葛青死了命把手腕往回缩,谁想着王也下了死力气,一步不停地把诸葛青拖出了警/察/局的大门。

虽然到了傍晚,暑气还是没消。诸葛青正对着夕阳,刺得他下意识别过头。王也移了下位置,仗着那点身高差替他挡着阳光。那人还举着块西瓜,嘴边沾着西瓜汁,连带着嘴唇都红艳艳的。

“说吧,”王也松了手,“你怎么来了?还把自己弄进了警察局。”诸葛青满不在乎地低头咬了口西瓜。“行李丢了。身份证、钱包、手机,全没了。这才找人民警/察了嘛。”

“那你来北京做什么的?”王也眯了眯眼,看着那人随手把脸边青发拨到耳后,然后挑高了一边眉毛反问道:“你拉我手半天了,你一点别的什么感觉都没有?”

王也被他问得一愣,随即变了脸色。“你的炁呢?!”

那人倒是云淡风轻。“被人封了。”

封,封了?王也皱起了眉头。这天底下有哪个人可以这么轻易地封了诸葛青的炁?谁敢封了诸葛青的炁?王也越想越不对。不怕得罪诸葛世家,又有本事毫不费力地封了诸葛青的炁的人,必定是本身有着不输诸葛青的本事,还得有着雄厚的背景。

王也捏着诸葛青的手腕的手不禁加重了力气。诸葛青扬手一巴掌拍在王也手背上。放手!疼。

王也触电似的松了手。诸葛青白瓷一样的皮肤上几乎立即就是一片红。他活动了一下被捏得生疼的手腕,抬头瞅着还在低头思索死死皱着眉头的王也,扑哧一笑:“王道长,你看我在北京人生地不熟的,收留收留我呗?”

王也看着那人俊秀的眉眼,想着他现在没有炁随便碰上个异人都能是个大威胁,是绝不可能放下他一个人的。于是王也深深叹了口气,道:“跟我来吧。”

王也没有要给诸葛青找旅馆的意思,跑车上了高架直接进了三环里。王也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搭在窗户上想事情。高架上的风呼啦啦吹进来,诸葛青坐在副驾,天青色的发丝飞起来撩在王也的脸上。妈的。王也在心里说。心情居然有点好。

王老爷子觉得自心脏有点堵。自己这个不省心的三儿子好不容易还俗下山,自己就指望着他能那天带个漂亮女朋友回来好好过日子。结果,这儿子第一次带人回来居然是个小白脸。带回来的时候还紧张兮兮地抓着人家的手腕,一回来一句话不说就直接往房里带。王老爷子觉得自己真的有点不好了。其实,自己儿子弯的就弯的吧,只要他不出家一切好说。然而这个小白脸一路进来就那里抛媚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自己儿子,该不会被骗了吧?

王也把人拖进了房间,打开衣橱翻起来。“衣服没有你先穿我的吧。”转身把衣服扔在他身上。“去洗澡。”

诸葛青低头看了看怀里的衣服又抬头看了看王也:“你准备让我睡你房里?”

这次是轮到王也反问了:“你现在没炁,一个人住你敢吗?”

诸葛青歪了歪头笑得无辜。“可是你爸刚才看我的眼神,非常不妙啊。”王也把他往浴室里推了推:“你甭管他。”

把人推进浴室关上门之后转身靠在了门板上,继续想方才的问题。

这件事情实在是乱,而且毫无由头。他们才从游碧村出来没一个月,诸葛青就从浙江跑来找自己,而且,丢了炁。什么人要针对诸葛青呢?虽然诸葛青那个性格确实讨打,但是没听过他有树敌啊?或者,针对诸葛世家?王也觉得一头乱麻,而且这团乱麻根本没有线头可以理。这个时候,门里突然传出来诸葛青哼歌的声音。

行了,线头来了。王也想。诸葛青被人封炁的事情让他太过震惊,导致他都没去关注当事人的态度。不管是方才还是现在,诸葛青对于自己被封炁这件事都没有太的情绪,甚至非常平静。虽然不至于完全不在意,但是真的太过坦然了。

诸葛青穿着王也的衣服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那人正对着自己靠在墙上,抱着胳膊略抬着下巴,一副要拷问的模样。诸葛青咽了口口水。

“说吧,到底谁封的你的炁。”王也的声音很稳,但有一种不容抗拒的味道,“你要是不说,我就把你扔到大街上去。”

诸葛青刚一张嘴,王也又补充道:“别说不知道。你肯定知道。”

诸葛青垮了眉眼,竟生出几分委屈的模样来。“我们家老祖宗。”

“什么玩意儿?”

“我们家老祖宗。”诸葛青重复了一遍:“你敬重的那个前辈,汉丞相,诸葛亮啊。”

卧槽。王也在心里念了一声祖师爷在上。这个消息太惊人了,王也觉得头有点晕,站都站不稳。诸葛青上去扶了一把,王也反手握住了他小臂:“你是说,诸葛···先生到现在,还活着?”

诸葛青看着他的表情觉得实在是好笑。“咱老祖宗不问世事很久了,连家里的孩子,都只带过我一个。”王也偏过头去看着诸葛青,表情古怪地要命。“那他为啥要封你的炁?”

诸葛青抬眼瞥了王也,轻哼了一声,松开了扶住他的手。

“还不是因为你?你在罗天大醮上赢了我,还逼得我吐了血,族里人全知道了。老祖宗说我输了也好,也该想想怎么更进一步了。就封了我的炁,让我好好想想。”他抿了抿薄唇。“然后我就被老祖宗就扔下山了。”

王也脑袋里哪根神经又开始疼起来了。

“谁逼得你吐血了?你自己非要算的。”

“那不管。”诸葛青眯着眼笑得开心,“我家老祖宗,你偶像,就是这么认为的了。”

王也眼皮跳了一下,心说你家祖宗都有本事给自己续上两千年的命没本事算出来你是为什么吐的血?

太多纷杂的情绪压上来,把王也压进了床上。四肢触到柔软地床垫都摊成了烂泥。

诸葛青被封炁的事情,人知道的越少越好。王也这么想着闭上眼睛。身边的穿点轻轻凹陷了一下,诸葛青坐到了他旁边。

“老王,你有自信护住我不?”

王也睁开眼,正瞅见诸葛青仰着头看着天花板。天青色长发散在两肩,皮肤白的像瓷器,脖子上吊着块深潭水一样的翡翠。王也这个角度正巧能看见他下颚到脖子的弧度。他的头发没擦干,一滴水顺着锁骨的弧度滑进衣服里。

——那是我的衣服。王也咽了口口水。

“你不信我,还不信风后奇门吗?”王也把脸转过去埋在被褥里不去看诸葛青,“放心吧。我不仅护住你,我还帮你把炁找回来。”

“我就等你这句话!”诸葛青放松了身体往床上一倒。

王也感觉身边的床垫弹了弹,脸朝下扬了下唇角,“跟我说说诸葛先生的事情呗。先生是什么样的人啊?”

诸葛青双臂交叉垫在脑袋后面,“有什么好说的?活了两千多年的老流氓呗。有通天的本事却不出山,天天在待在房里算卦,算算他这辈子的老朋友都什么样了。带带族里的小辈,跟我讲讲以前的事情。老祖宗,很寂寞的。”诸葛青翻了个身摸了摸脖子里的玉石,“老祖宗很疼我的。他说是为了我好,那就是真的为了我好吧。”

王也在脑袋里浮现出个寂寞老人家苦心为后辈的形象来,轻笑一声,“老人家用心良苦。”

谁想到诸葛青听着这话笑得张狂,“老人家?你知道他长什么样吗?”王也抬起眼睛来,看着诸葛青拿手把肩上的发丝拢上去,露出白皙的脖颈来,“就这样,看上去比我还小两岁。”

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极好看,王也一时都舍不得挪开眼睛。

诸葛青不依不饶抬起手在脖子上点了一圈,“这里还戴了一圈黑项圈。”王也的目光跟着他指甲那一点黑动。他觉得自己的房间里的灯实在是太亮了,亮的诸葛青的皮肤都反光,亮的那双手上淡青色的静脉都清清楚楚。

王也无端想问一句你们诸葛家的都长这么白的吗?又想着自己也不是没见过其他诸葛家的人。其中甚至还有一个直接就叫白。

说起诸葛白。这俩兄弟就真应了名字。青发白肤,真真儿漂亮的跟玉雕出来似的。单说长相,诸葛白比他哥哥还漂亮几分,大圆眼儿长得跟个小女孩儿似的。诸葛青就像玉刀,虽说漂亮,却也锋利。

白比他哥哥讨人喜欢。王也想到这突然笑起来。

“笑什么?”

王也一扬手,“没事,睡吧。”

诸葛青“切”了一声,翻身掀了被子裹在身上。王也能感觉到,诸葛青紧绷了一天的身体这时才放松下来。

虽然不应该,但是王也不得不承认,他因为诸葛青这样的依赖而欣喜。

平和的氛围就在后半夜陡然生变。




完全私心的两张隔壁剧组的亮亮美照,和青仔根本一毛一样嘛




评论
热度(274)

© 烛染月理咕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